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歡迎您的到來!

 
設為首頁
分類導航
公司新聞
石材常識
政策法規

 

  > 新聞動态 > 石材常識 >
   
中國石材業發展與低碳社會的構建
随州黃金麻石材導購代購網   2016-06-08 15:08 作者:admin 來源: 未知文字大小:[][][]

  作為我們石材行業重點研究的内容,也愈來愈被社會關注,下面我們一起來了解低碳的一些概念。

  今後的競争不是傳統的勞動力競争,也不是石油效率的競争,而是碳生産率的競争。綜合考慮長遠戰略、現實競争力、環境成本等因素,發展低碳經濟不是高成本,而是具有競争力的低成本。中國要低碳化,靠調整産業結構、能源結構,受當前發展階段和資源禀賦的約束,空間有限;但在提高能源效率、發展可再生能源和引導消費者行為方面,大有可為。

  一、低碳經濟的涵義與決定因素

  何謂低碳經濟?首先需要有一個比較明确的概念界定。如果低碳經濟是相對于農業經濟、工業經濟等來說的,那麼它是一種經濟形态,主要特征表現在兩個方面:一是碳生産率即每單位碳排放所創造的GDP或附加值比較高;二是社會人文發展水平、生活質量比較高。

  低碳經濟與人類社會發展的階段有關。在農業社會(現在世界上很多最不發達的國家仍基本處于農業社會),人們非常貧窮,很少有商品能源的消費,也很少有碳排放,盡管社會産出并不高,但相對于無窮小的碳排放,表現出的碳生産率非常高。但這并不是我們所理想的低碳經濟狀态,因為其社會發展水平很低。到工業化的初期階段,勞動力比較密集,社會發展水平和人們生活質量有所提高。在這個階段,雖然商品能源的消費仍然較低,但碳生産率相對于農業社會已經下降了很多,也還不是低碳經濟。今天的中國正處在資本密集型工業化階段,居民生活質量有了很大改善,但由于能源密集度高的基礎設施、居民住房和高耗能的耐用消費品如汽車的投入和消費增長快、規模大,因而碳排放非常高,相對來說碳生産率較低,這也不是低碳經濟。隻有到了更高級的知識密集型工業化階段,整個産業結構中服務業的比重超過第二産業(工業),人文發展水平、碳生産率都非常高,才進入低碳經濟的形态。

  技術進步是低碳經濟的決定因子或者說是控制因素之一。碳生産率是由技術水平決定的。比如說同樣生産一噸鋼,中國在20年前要1.3-1.4噸标煤,現在才不到0.7噸标煤。再比如說建築節能,以北京為例,過去很多建築是木窗戶,後來是鋼窗戶,再後來是單層玻璃的鋁合金,現在是雙層的斷橋鋁,房屋外面加了節能層,建築節能水平提高了很多。發電技術方面,十幾二十年前,發一度電至少要400克标煤;現在中國的平均水平大約330克标煤,最先進的超臨界發電機組隻要290克标煤。

  能源結構也影響低碳經濟的發展。二氧化碳主要是在化石能源消費過程中産生的。化石能源指含碳的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氣,這三種能源消費得越多,則碳排放量越高。在當前的技術經濟條件下,商品能源中化石能源的市場成本最低,其在能源結構中的比例越高,發展的成本就越低。這就涉及到一個資源禀賦問題。

  資源禀賦包括兩個方面:一是人文資源禀賦,即知識和資本。像法國,在發展核電上有其技術、資本優勢,核電在其整個電力結構中占的比例超過了2/3,除了自己消費,還賣到德國、瑞士、意大利等國。二是自然資源禀賦。零碳能源方面,像北歐的挪威、瑞典,它們水資源豐富,水電占70%、80%;南美的巴西也是如此。風力發電,風太大或太小都不行,三級到五級最好。歐洲的風速比較均勻,風力利用小時比中國多。一般來說,年有效風力小時數達到2300小時,風力發電才算經濟可行,而中國一般在1900小時左右。含碳能源也存在資源禀賦問題。在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氣中,煤的含碳量最高,每噸标煤含碳量是0.68噸,排放 2.5噸二氧化碳;一噸标煤熱量的石油含碳量大概是0.5、0.6噸,排放約1.9噸二氧化碳;而一噸标煤熱量的天然氣隻排放1.4噸二氧化碳。由于中國的能源結構以煤炭為主,石油、天然氣較匮乏,這就限制了我們的能源利用。自然資源禀賦還涉及到森林覆蓋率問題,因為在自然狀态下,森林可以吸收并儲存二氧化碳,将其固定在植被或土壤中。在平衡狀态,森林吸收和釋放二氧化碳大緻相等,因而從原則上講,綠色植物屬于碳中性。森林覆蓋率越高,碳彙能力就越強。

  低碳經濟的第三個決定因素是消費者行為。沒有人的消費,就沒有碳的排放。美國的生活質量、收入水平與歐洲國家差不多,但美國的人均碳排放比歐洲要高出一倍。為什麼有這麼大差距?因為美國是高消費、高排放的浪費型生活模式:建築節能标準還沒有中國高;幾乎沒有公共交通,全是私人汽車;夏天房間裡溫度調到 18度,冬天調到25度;喝水是把冰倒滿之後加一點水。而歐洲的公共交通很發達,建築節能标準也非常高。生活方式不改變,碳排放就降不下來,所以消費者行為非常關鍵。

  二、對于低碳經濟的幾種誤解

  對于低碳經濟,有幾種誤解需要澄清。

  第一種誤解,認為低碳經濟是貧困的經濟,咱們不能搞。其根據是,最貧窮、最不發達的國家碳生産率都很高,人們不消費、沒車開、交通困難,當然是低碳狀态。發達國家人均碳排放量都很高,高排放才有高生活質量。

  這種誤解隻看到了表面現象,而沒有看到在較高人文發展水平情況下也可以是低碳的。以使用零碳的核能為主的法國,人均碳排放比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低一半;北歐國家絕大部分主要依靠可再生能源,丹麥基本上是風電,挪威、瑞典基本上是水電。這些國家碳生産率很高,生活水平也很高。可見,生活質量并不是用碳排放的多少來度量的。發展低碳經濟并不是要走向貧困,而是要在保護環境氣候的前提下走向富裕。

  第二種誤解,認為一旦搞低碳經濟,那麼高耗能、高排放的重工業就不能發展了。中國有的城市一開始對低碳經濟、低碳城市很有熱情,但後來不願意高調踐行,就是因為害怕大型的化工、鋼鐵行業投資受到限制。這完全是誤解。因為任何社會都必須要有一些相對高能耗、高排放的産業和産品來保障經濟運行、保障生活質量,否則社會沒法運轉。要是沒有鋼鐵、水泥、建築材料,高速公路怎麼建?房子怎麼建?即使像英國、意大利那樣,房子都建好了,但也有個壽命期限,一二百年之後還得重建。所以,低碳經濟絕對不應該排斥高能耗、高排放的産業和産品,而應該想辦法盡量提高碳效率。

  第三種誤解,認為一旦搞低碳經濟,我們就不能開車、住大房子、享受空調了。其實并非如此。在低碳經濟狀态下,交通便利、房屋舒适寬敞是可以得到保證的。歐洲現在有很多零排放建築,隔熱效果非常好,一旦用自然通風、地熱把室内溫度調控到一個合适的水平,能保持很長時間。交通領域,我們可以開發太陽能汽車、生物燃料汽車等;同時大力發展公共交通。從北京到天津,乘坐公共交通隻要半個小時,何必浪費時間自己開車呢?自駕車不僅累,還有交通事故的風險。所以搞低碳經濟并不一定會降低我們的生活品質,相反,生活品質可能還會得到改善和提高。

  第四種誤解,搞低碳經濟要用先進技術、低碳能源,成本太高,我們做不了。這聽起來有道理,但實際上不對。從長遠戰略上來看,低碳經濟是世界經濟發展的大勢所趨,今後的競争不是傳統的勞動力競争,也不是石油效率的競争,而是碳生産率的競争。如果我們為減少成本,圖當前一點蠅頭小利,将來我們的産品、産業甚至整個經濟就可能沒有競争力,從而被排斥出世界經濟的主流。從現實競争力來看,這種說法也不成立。現在歐洲、美國的很多産品都有“碳标簽”,标明該産品生命周期的碳排放。消費者會有意識地選擇低碳産品,如果我們的産品碳含量比較高,别人不買,我們就失去了市場。包括發達國家要對中國産品征收所謂的“邊境調節稅”,就是因為考慮到我們的産品碳含量太高。除此之外,還有環境成本問題。化石能源除了排放二氧化碳,還可能造成二氧化硫、粉塵、氮氧化合物、重金屬等污染;相比之下,可再生能源的環境負荷就非常低。

  把長遠戰略、現實競争力、環境成本等因素綜合考慮,發展低碳經濟就不是高成本,而是具有競争力的低成本。

  第五種誤解,認為低碳經濟是好東西,但太遙遠,我們現在還沒到發展低碳經濟的水平,以後到了那個水平再說。這種認識是完全錯誤的,因為低碳經濟是點點滴滴彙集起來的,任何節能的、防治污染的、環境友善的行為,都是對低碳經濟的貢獻。我們搞可再生能源,提高能源效率,關閉小火電、小水泥;作為消費者,随手關水龍頭、關燈,把白熾燈換成節能燈,用太陽能熱水器,這都是在向低碳化邁進。所以低碳并不遙遠,它就在我們的生活、生産、消費中。

  三、發展低碳經濟,不能盲目寄希望于調整産業、能源結構

  怎樣發展低碳經濟?這是關鍵問題。有人認為,發展低碳經濟首先必須改變、調整産業結構。我不認為是這樣。因為産業結構的變化有其自然規律,我們不能違背。在農業社會,農業絕對是大頭;在勞動力密集或資本密集的工業化階段,工業肯定是主導。中國現在工業占第一位,而不可能把服務業放第一位:第一,我們還沒有那麼高的技術水平去跟發達國家競争服務業;第二,我們需要一些高能耗産品來滿足資本密集型的工業化進程,高速鐵路、高速公路、機場、港口、碼頭等基礎設施建設,哪一塊磚、哪一根鋼材離得了能源和碳密集型的原材料工業?況且服務業首先要有服務對象,産業還沒有發展起來,對誰服務呢?中國現階段隻能以資本密集型的投資為主體,這樣才能有高增長、有資産的積累;隻有當資産積累到一定階段,才會有發達的服務業。

  受發展階段制約,産業必然有其特定的結構比例。所以簡單地談調整産業結構,是一種誤導。當然,我們也可以而且應該在産業結構調整方面做一些工作,但空間非常有限。

  另一種觀點認為,發展低碳經濟,我們要大力調整能源結構。少用含碳量高的能源,碳排放不就降下來了嗎?然而,調整能源結構同樣也受到幾個因素的制約。第一,受資源禀賦的制約。少用點煤,多用點石油和天然氣,确實可以減少碳排放,但我們有這個資源禀賦嗎?像歐洲、美國,石油占40%,天然氣也很豐富;而中國的能源格局就是“富煤少油貧氣”,沒辦法改變。正因為如此,雖然我們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說要降低煤炭的比例,但至今沒有降下來。第二,受資金、技術的制約。要調整能源結構,我們可以搞太陽能、核能等可再生能源、新能源,但問題是,所需的巨大投資從哪兒來?1990年代初建三峽水電站,發達國家、世界銀行不給貸款,我們當初隻能用電力附加費的方式來籌資;搞核電,不可能一下子在全國建100座核電站吧?即使能建好,我們也沒有那麼多鈾礦資源。第三,受到收入水平的制約。火電的市場價格是一度電三毛錢,上海搞綠色電力資源購買,鼓勵大家買一塊錢一度的風電,結果沒人買。如果一塊錢一度電大家都可以接受,那麼也可以提高火電的價格,但現在中國還沒有到這個收入水平。

 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,我們應該大量植樹造林,發展碳彙,這是最經濟實用、最可行的辦法。實際上這裡面空間也不大。因為中國的耕地資源和水資源相對來說并不算很豐富,能種糧食的地方都種糧食了,很多地方連草都不長,怎麼栽樹?水,得先保證糧食生産,而不能先去澆樹。這樣一來,能夠種樹的面積、能夠用來澆樹的水資源量都很有限了。中國現在的森林覆蓋率是18.7%,想再增加一點點難度非常大。

  四、中國如何發展低碳經濟?

  以上說到,調整産業結構、能源結構,發展林業碳彙的空間都有限,但并不是說低碳經濟就沒法發展了。低碳經濟不僅可以做,而且可以加大力度做。

  1.提高能源效率

  在工業化階段,提高能源效率是減少碳排放最為有效的方式,而且能源效率提高的空間非常大。比如說建築節能。在發達經濟體裡,三分之一是建築物排放,三分之一是交通運輸排放,三分之一是工業排放。中國現在是工業排放量占大頭,交通和建築類排放較小。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居民的住房面積越來越大,住房品質越來越高,如果我們效仿歐洲的零排放建築,在建築節能這塊有很大潛力。

  工業能源效率的提升空間也非常大。由于中國是發展中國家,最先進的技術有,最落後的技術也有。像鋼鐵行業,中國有一些領先技術,例如大中型鋼鐵聯合企業噸鋼的綜合能耗水平比較低,但小煉鋼和落後技術則能耗高、排放多。這就意味着要加速淘汰落後産能。電力方面,中國現階段肯定離不開火電,那麼就要上大壓小,用超臨界、超超臨界發電機組,使單位度電的排放量降到最低。中國在鋼材、水泥、化工、機械等領域投資力度非常大,“十一五”規劃中提出淘汰小火電、小水泥、小造紙,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。

  在交通運輸領域,我們也有很多工作可做。航空交通耗費的燃油量比地面交通高很多:與低效率的小汽車相比,高出一倍以上;與大容量的公交,與高速鐵路相比,至少高出三倍、四倍。現在北京到上海的空客一小時一趟,将來高速鐵路要是建好了,每小時一趟,基本上就不需要飛機了,同樣便捷的服務,但排放量隻有原來的四分之一、五分之一。

  2.開發利用可再生能源

  中國的可再生能源資源很豐富,雖然可再生能源成本較高,但相當一部分已經商業化。例如太陽能熱水器,農村的小沼氣,運用得很普遍;水電、部分發展較好的風電(如新疆塔裡木的風電)等,也非常有競争力;中國每年所利用的農作物稭稈等生物質能,折合标煤約三億噸,如果每年的商品能源消費總量是30億噸,生物質能占了10%。已經商業化的可再生能源,可以進一步推廣。

  太陽能光伏發電、光熱發電兩種技術現在都在運行。歐洲有一項遠大的工程規劃,準備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上建大的太陽能光熱發電站,然後建遠距離輸變電系統,把電力輸送到歐洲。中國有廣袤的戈壁灘,如果太陽能發電技術成熟,戈壁灘的開發前景将非常廣闊。現在我們就可以進行研發投入,做好前期準備。

  交通領域,汽車不再隻燒石油和液化天然氣,現在有混合動力汽車、電動汽車等。電動汽車時速可以達到150公裡,最遠可以跑400公裡,如果蓄電池性能再好一點、動力更強一點,競争力就會更大。太陽能汽車、氫能燃料電池等技術也在研發中,如果成熟,我們的交通服務将實現很少的碳排放甚至是零排放。

  除了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利用有很多大文章可做,核能也很有前景。英國長期以來反對核能的聲音很強,現在為了搞低碳經濟,又把發展核能提到議事日程,準備進一步更新和新建核電站。美國也啟動了新的核能計劃。目前的核能利用,盡管在核廢料處置方面存在一些問題,但相對來講它是經濟可行的;從安全的角度看,核電大國--法國就沒有發生過核事故。中國也在大力發展核電,原來是在沿海地區,現在延伸到了内地。但有一個問題,發展核電所需的鈾礦資源,中國比較缺乏。在經濟全球化、一體化和世界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的背景下,我們可以通過國際協定,要求鈾礦資源豐富的國家,如澳大利亞、加拿大以及中亞國家給中國提供鈾礦資源。

  3.引導消費者行為

  通過提高消費者的節能意識來加速低碳經濟建設進程,至關重要。為此,我們必須制定相應的政策措施。

  第一,二氧化碳對氣候變化有負面作用,是有環境成本的。既然如此,我們就應該對它征稅。碳稅跟能源稅不一樣,征能源稅可能會打壓可再生能源,但如果我們加以區分,隻對碳征稅,那麼就隻會打壓高碳能源。高碳能源的比較收益降低,零碳或低碳能源的比較成本就降低了,市場競争力也會增強。

  中國現在征碳稅的條件應該是成熟的。我們說條件不成熟,主要是兩個原因。一,中國是發展中國家,在國際上沒有承諾減排。如果我們國内征碳稅,和國際政策似乎有矛盾。但實際上這一點我們是完全可以避開的,我們可以不叫碳稅,而叫可枯竭資源稅。因為我們本來就有資源稅,而化石能源是可枯竭資源,那麼征一個可枯竭資源稅,實質上就等于碳稅。原因之二,要征收碳稅就需要相應的技術、信息、統計資料,一般認為我們現在還不具備這種統計條件。實際上這個問題不難解決。因為碳隻是在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氣裡才有,這三項能源都是進入了市場的,統計起來應該非常簡單。至于我們是在生産這一端來征收,還是在消費這一端來征收,都可以。所以,征收碳稅并不是原則上不可行,而是技術操作層面的問題。

  第二,我們應該有相應的政策補貼。所有技術的研發、運用,都會經曆從高成本到低成本的轉化過程,如果我們給予補貼,就會加速降低成本的過程。對一些暫時不具備商業競争力,而社會成本又比較低的能源和技術進行補貼,會使它們更迅速地成長,走向市場競争。

  第三,要提高研發投入。很多低碳能源技術、産品還需要進一步研究開發,政府公共财政投入和企業商業化的投入,可以雙管齊下。

  第四,對于消費者行為,要有相應的經濟政策措施對奢侈浪費加以限制。幾年以前我提出過一種設想,叫能源消費累進稅制(或者叫碳排放累進稅制)。我們的碳排放空間是有限的,而每個人的基本消費需求也是有限的,因而可以給每個人一定的碳排放量,超出之後就得交稅,超得越多稅率就越高,跟我們的所得稅一樣。這樣既兼顧了基本需求的滿足,又可以使消費者行為更理性化,降低奢侈浪費的部分。要強調的是,能源消費稅應是累進稅率,而不能是統一稅率。統一稅率隻會打壓窮人,鼓勵富人消費。

  第五,要對公共消費加以控制。中國的公共消費浪費特别多,在高速公路上跑的小汽車多數是公車;辦公大樓裡,空調用電等浪費也很多。在一些發達國家,非常注重公共消費的低碳化,部長也乘坐公共交通。所以,政府可以率先垂範。

  第六,國外在低碳社區、低碳城市等領域有很多先進經驗,我們完全可以借鑒,開展國際合作。

  除了以上三個方面,發展低碳經濟還有其他一些可以努力的空間。如碳捕獲與埋存技術,雖然用來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現在還不具備經濟可行性--因為它耗能特别高,但作為一種技術選擇,我們可以繼續研發,使這種技術将來具有商業可行性,這是戰略投資。而且碳捕獲與埋存技術在有些領域是商業可行、能夠産生收益的,例如用它來提高石油采收率。一些發達國家在進行三次采油時,把二氧化碳收集起來加以液化,注入到地底下把油驅趕出來。中國大慶、勝利油田也涉及到二次、三次采油,完全可以采用這種方法。

  我們還可以利用國際貿易來發展低碳經濟。每個國家的資源禀賦、清潔能源的比重和成本都不一樣,碳生産率相對較高的産品我們可以出口,碳生産率較低的産品則可以進口。像礦石,中國從澳大利亞進口,比我們國内采礦的成本低多了。

  總之,低碳經濟不是時髦的概念,可以落實到現實的行動。要通過經濟發展方式的轉型、消費方式的轉型、能源結構的轉型、能源效率的提高,使中國向低碳經濟、低碳社會邁進--隻有低碳社會才是可持續的社會。

  綜上,我們石材行業要從中研究我們本行業的低碳内涵,尋找行業與環境發展的和諧規律,做到與環境和諧可持續發展,與人和諧可持續發展,與社會和諧可持續發展。

  努力把石材産業建設成為低碳、綠色、天然、環保節能的未來建築。成為未來低碳社會不可或缺的重要一員。

 

電話:18372223555   郵箱:371460576@qq.com  技術支持:
地址:湖北省随州市萬和鎮青苔村金磊工業園 鄂ICP備15018528号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